skip to Main Content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morningsun.kc@gmail.com

2020年4月24日 英文版 <<一帶一路與香港>> 書評

英文版 << 一帶一路與香港>> 書評

Governance philosophy that must be possessed by the next Chief Executive

Recently, the outposts about the next Chief Executive have become enthusiasm. Several suspected candidates often express their opinions on different social issues, but I feel that they lack a complete set of theories and central ideas, so they will only…

相差半世纪的忘年之交—我与季羡林老师的邂逅

我与季羡林老师的邂逅,可以说是误打误撞。1998年北大庆祝百年校庆,时任校长陈佳洱教授来港邀约午膳,席间我欣然答允捐赠一百万元,用作维修北大古楼。俟後我造访北大,故友赵恩普老师带领我在北大游览。我们走到外文楼门口,我看到外文楼有点破旧,便与赵老师说:捐款就用作维修此楼吧!那时我对东方学系及季老毫不认识。   1998年五月五日,北大为了感谢我对北大的支持,在外文楼举行表彰仪式,由原校长吴树青老师授予我「北京大学教育贡献奖」;季老也同时出席,授予我「东方文化研究所所长」及一套「东方文化集成」丛书。就是这样开始了我与季老往後十年的交往。   回港以後,查阅季老的著作及生平,始知老师学问博大精深,我是巧遇这位「东方文化巨人」! 及後我在北京多次造访朗润园 (季老在北大住所),与季老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季老更授予我「东方学研究院」名誉顾问及「东方文化集成」顾问;也是这样开始了我对东方学系的学术会议及出版的长期支持。 季老对我爱护有加。1999年南京大学有一座楼冠名为「健忠楼」,季老欣然为我题字: “健忠楼 季羡林题 ”。他告诉我这是他生平第一次为建筑物题字;对我来说,这样的光荣是万金难以置信的!(往後第二个是林毅夫教授找季老为北大 “万众楼”题字)   能两次为季老大寿出资祝贺是我的福气。2001年季老九十大寿、2006年九五大寿,我都有幸能为出资贺寿,并举办东方学国际学术会议。虽然每次花费不多,约三十万而己,但对我与季老的忘年之交却留下美好的回忆。 在我和季老的多次对谈中,最使我感动的是他忆述他在德国留学的小事。那时季老师追随西克教授学习吐火罗文。每次下课,季老师都坚持送西克老师回家,走过满是积雪的十里长街。这种维护师匠的心意和师弟不二的精神,正是薪火相传的精髓。   季老师年事虽高,但记亿力仍然很好,言出必行,信诺必守。他与日本大思想家池田大作先生曾开始有一对谈录在进行中,後来一度中断;我与季老谈及此事,他说他一定会找时间完成这本书,不然就变成「池田先生的独谈录」了。季老师以古稀之年,终於完成极耗精力、他生平唯一的对谈录 ‘东方智慧之光’,真是不可思议!   2003年,季老师因医生的劝告,开始长住301医院。301医院是众所周知的领导人医院,没有预先安排是不能探病的。 2003年至2008年间,我能多次与季老师恳谈,友谊对话不辍,实有赖东方研究院的谌如老师不厌其烦为我安排,在这里要向他说一句:谢谢!   在多次医院的会面,最使我印象深刻的是2006年的夏天。那次也是谌如老师带我去301医院的。闲谈中季老师拿出一张纸送给我,上面写着: “弘扬东方文化 赠林健忠先生 季羡林 丙戌夏”。季老师并问我对「东方文化集成」有甚麽想法。我受宠若惊之余,一时无以应对。﹜今年季老遽然辞世,我与原伊朗文化研究所所长叶奕良老师同往八宝山赡仰季老遗容时,蓦然想起2006年那一刻,决定继承季老宏愿,为「东方文化集成」余下400本赞助出版经费,才是报答季老识荆最好的方法。 友谊常青,浩气长存;我谨以不登大雅之拙句,来表达我对季羡林老师无尽的怀念和崇高的敬意 :   香江稚子 有林羡季 高山景仰 薪火相传

寫在林燕妮小姐第一本散文集

2011年 在香港書展林燕妮小姐的簽名會上, 作為粉絲的我有幸與她合照。 我於1977年買了她的第一本散文集 懶洋洋的下午保存至今。 2018年林小姐去世 為了紀念她,並徵得她兒子的同意,我將懶洋洋的下午重版。 在林燕妮小姐第一本散文集「懶洋洋的下午」裏,她說電影「青春夢旅人」可說是陪著她成熟長大的影片;對我來說,林燕妮小姐這本書,也是陪著我成熟長大的散文集。我的童年在一個單親家庭的劏房長大,中學進入了皇仁書院,又是清一色的和尚寺。沒有零用錢可以買書,有空都在學校的圖書館把西遊記、三國演義、水滸傳、官場現形記、鏡花緣這些古典文學作品看完又看,滕王閣序等四六駢文背誦得瑯上口。但真正第一次接觸香港本土作家的文學作品,便是林燕妮小姐的「懶洋洋的下午」。我在文藝書局打書釘,把全本「懶洋洋的下午」都看完了,簡直有驚豔的感覺!內容豐富,包括了愛情、國際問題、香港時事……終於使我第一次掏腰包買書。1977年的$6,對我來說真是非常昂貴!盟、痴、緣、林燕妮談愛情、只讓我想著你、我學懂了愛、文理才女八十八、冥約、紫上行這些都是我喜愛的作品。除了「痴」被人一借不還之外,這些書都還在我的書架上。 上月從新聞中知道林燕妮小姐遽然辭世,真是天妒紅顏,令人惋惜!還記得 2010 年書展的時候,我慕名而至,請她簽名和合照,她也很大方地滿足了我這個粉絲的願望。為了紀念林燕妮小姐,我主動與壹出版有限公司的吳小姐聯絡,並徵求林小姐家人的同意,把林燕妮小姐的處女作再版。原版唯一的缺點是字體太小,相信我看完了這本書近視也加深了 50 度,真有「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的感覺!所以再版時,我拜託壹出版有限公司務必用較大字體,方便閱讀。在打機與網絡文化變成主流的今天,也希望這本書能夠啟發一些像當年的我的青年,重新愛上閱讀。最後獻上不成規矩的輓句,以表達我對林燕妮小姐的敬意: 香江幸有燕妮出,風騷文壇四十年 林健忠於淺水湾畔 2018 年 7 月 3 日